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61120190004
 
非遺文化 龍首文苑 國畫周刊 書法藝術 文博收藏 文旅美食 新教育 悅讀空間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閱讀 > 理論觀點 >

香中別有韻——高鳳香散文集《棲息地》序言

來源:文化藝術網-文化藝術報 作者:安黎 時間:2020-08-10


我與高鳳香的文字互動,大概已有十年余。初始,我們棲身于博客,誰也看不見誰,卻時常或留言,或字條來去。后來就從虛擬的空間里走出來,現身于現實世界,并逐漸成為可以敞開心扉的朋友。

高鳳香最早留給我的印象,像是一頭受傷的羔羊,充滿了憂郁和哀怨。這一點,我是從她起初的博客名稱“殘梅飛雪”,以及文字的精神氣質上感受到的。她文字的敘述基調,頗帶有幾分林黛玉的多愁善感,動輒涕淚欲出。就文字的表達而言,她頗為考究,有點兒咬文嚼字,其一字,一詞,一標點,皆極具用心,鮮有錯漏和病句。這樣的寫作基礎,以及對自我精益求精的苛刻要求,放眼當世的文壇,極其難能可貴,亦并不多見。很多所謂的名作家,紅得像獵獵招搖的旗幟,但究其文字,卻像一團糾纏不清的柴草。語法的錯病,標點的謬用,致使其筆下之所寫,給人以斷腿斷胳膊的掙扎與扭曲,宛若遭遇車禍那般,傷痕歷歷在目。

連基礎性的文字和標點都不過關,卻莫名其妙地紅遍天下,可見我們當下的文學生態,是多么地灌木叢化,既低矮,又雜草叢生。與之相比,高鳳香在起點上,就略勝一籌。當然,對于才把一只腳踏入文學門檻的高鳳香來說,字詞的基本功,才是文學的樹苗,而不是文學的樹木。就她此時文章現狀而論,遠遠沒有達至盡善盡美的程度,其中的缺憾亦觸目可見。在我看來,那時的她,有很好的文字,卻無很好的文章。文字是磚石,而文章是房屋。磚石的精美,并非一定就能構筑出巧奪天工的華屋。好在高鳳香具有謙虛和自省的美德,沒有膨脹到昏頭,其表現則是常以求教的口吻,逼我讀其文章,并向我不懈地追問她文章的短長。在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懇求面前,我既無奈又為難。無奈在于,對于我這樣一個對閱讀文本異常挑剔的人,她的文字,顯然還不在我的閱讀基準線之上。讀遍世界一流大師的作品,回過頭來再讀中國一流作家的作品,我都難掩自己的厭食,唯有硬著頭皮,才能勉強過目,何況高鳳香這個階段的文章,與中國的一流,就其寬長,無異于渭河比之長江。況且,依我和各等作者打交道的教訓所得,我明白,但凡請求你讀他文章并提意見者,十之八九,是在聳起耳朵,等待著接收你的夸獎之辭!你膽敢對他據實以告,他盡管嘴里諾諾著,但不悅的表情和轉向的頭顱,卻已在告知你,他今后會永遠不再搭理你。賠進去時間和精力,出力不討好地讓人生厭,卻又何必呢?人生苦短,是經不起耗費的,于是不讀當下作家的作品,哪怕這部作品的叫賣聲震耳欲聾;更不讀低層次的作品,這類作品,讀了毫無教益不說,還能腐蝕和弱化人的判斷力……便成為我內心的紅線。當然,在現實中,礙于情面,要真的做到如此,并非易事。

值得嘉許的是,高鳳香并非那種虛榮而虛妄的淺薄之人,她是真誠的,是有自知自明的。她讓我提意見,既不是客氣,亦無意于獲取奉承,而是有著提升自己文學水準的強烈渴望和期待。鑒于此,我也就在少許的客套之外,開誠布公地對其文章的病理,予以了診斷。我主要談論的有兩點:一是她的寫作,像是在織毛衣。很在乎一針一線,很重視花色的搭配,表面看起來,一團錦繡,且毫無破綻,但讀之,卻有咀嚼衰草般的索然無味之感。其因在于,毛衣再華美,再精致,都是毛衣,都是冰冷的衣物,而不是充溢溫度的人之皮膚和具有痛感的人之血肉。人讀文章,不是僅僅觀賞文字就能得以滿足,而是要借他人之言說,尋求自我精神的呼吸與靈魂的撫慰。也就是說,是想找到心靈的相通和生命的同路人。二是她寫散文,寫得緊繃繃的,像被緊身衣束縛的軀體,不自由,亦不靈活。散文不是詩,一句頂百;散文是松散的文體,是拖泥帶水的,是家長里短的,是油鹽醬醋的,是隨意隨便的。要精致,但不要過于精致。過于精致,就像樹木的枝葉一概遭到刀斧的裁剪那樣,反而會使樹木失卻蓬勃之象。精致是一把雙刃劍,須把握有度,稍有偏差,就會淪為散文的囚牢。

善于吸取和接納意見的高鳳香,漸漸地,在不斷地感悟與磨礪中,文章的面目有了雞鴨脫變鳳凰般突飛猛進的質變,而且越寫越斑斕,越寫越嫻熟,越寫越自如,越寫越靠近生活的本體和貼近人心的敏感部位。這部名為《棲息地》的散文集,即是她在文學方面得以冶石成金抱薪化火的有力證據。

讀這部散文集,就我的心理感覺而論,與最初讀她的文字,有著天壤之別。從取材到剪裁,從視野到視覺,從內容到形式,這部書皆能令我耳目一新。過去,她的文字是拘謹的,而今是灑脫的,像風一樣地飄蕩,像野馬一樣地馳騁;過去,她的文字“我眼里只有我”,而今“目中有人”,從廟堂士族,到販夫走卒,她皆能俯拾入文,并為之而或歌或嘆;過去她的文字是屋子里的舞蹈,而今在擁抱更為廣闊的世界,在深度介入更為繁復的生活;過去她的文字是淺淺的一彎小溪,而今卻是洶涌一條河流,岸邊奇石與草木繁茂,水里魚蝦與舟船并蓄。重要的是,作為一個女性寫作者,她能擺脫很多女性作家文字的香艷與矯情,卻又能保留女性特有的慈悲與大愛,以帶有溫度的情懷,一絲一縷、一點一滴地將山川地理與人文歷史予以銜接,將地域風情與人物情狀進行疊加,從而使外延的寬度得以拓展、內涵的深度得以擴充,呈現出山重水復的景象。她的書寫,是厚實的,又是翔實的;是生動的,又是嚴謹的;是樸素的,又是錦繡的。她在用筆,傾訴著對故土、對居住地、對遠方、對親人、對河流、對植物動物的熾熱之情與赤子之愛。其最為閃光的表現,主要集中體現于兩點:一是無處不在的生命意識。從植物到動物,從山石到流水,從故鄉到異鄉,一切不再是純粹的客體,而是化為了與作者肌膚相依情感相連的活物。生命意識,是作品是否具有生命力的一個重要的衡量指標,而作為一個成熟作家的高鳳香,無疑對此已有所意識和覺悟。二是對那些生活中的小人物,哪怕是偶爾瞥見,哪怕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特寫,僅施之以寥寥數筆,都能看出作者人性的善良和悲憫。對那些草芥般輕賤灰塵般飄浮的生命,高鳳香的筆觸,總是能給予其更多的關照,更多的尊重,更多的慨嘆一一這是一種態度,也是一種情懷,更是一種境界。

高鳳香為同學們簽名贈書


當然,我也留意到她行文的節奏和運筆的基調,是不慌不忙的,款款而行的,沒有小腳女人的矜持,也沒有粉黛紅顏的扭捏,而是透露著一種從容,顯示著一種自信……凡此種種,都在詮釋著她已然具備一個優秀作家的各等要素,并將朝著具有更大格局和更大風范的方向邁進。

 高鳳香原來的博客名叫“殘梅飛雪”,我覺得此名從天命學的角度,算不上吉祥,于是就建議她將其更換。禪香雪,是她為自己的博客新起的名字。從她早期博客的名稱里,不難看出,她對寒梅情有獨鐘,及至于以梅喻已。然而冰雪里的梅香,畢竟屬于冷香,其香艷里,蘊藏著太多無法言說的苦痛。我倒希望她,也希望天下所有的人,都能在相對溫潤的天氣里熱烈地綻放,并用自己釋放的純香,抵御與驅逐俗世的污濁之氣。當然,我更期待于高鳳香的文章,從思考到書寫,都像她游覽揚州時路遇的那幅對聯中的妙句那樣,“香中別有韻”,既香溢四野,又特立獨行,更別有意趣。


編輯:慕瑜

上一篇:美食餐桌上的人性較量
下一篇:沒有了
 
 
文化藝術報客戶端下載
 
視頻
 
特別推薦
 
圖片
 
網站簡介| 版權聲明| 我要投稿| 聯系我們| 招聘啟事| 陜西不良信息舉報|
主管主辦:陜西人民出版社 版權所有:文化藝術報 聯系:[email protected]
電話:029-89370002 法律顧問:陜西許小平律師事務所律師 徐曉云 劉昕雨
地址:西安市曲江新區登高路1388號陜西新華出版傳媒大廈A座7層
陜公網安備 61011302001015號
陜西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29-63907152
文化藝術網網上有害信息舉報 029-89370002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4
陜ICP備16011134號
Copyright 2012-2019 文化藝術網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国家体育彩票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