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61120190004
 
非遺文化 龍首文苑 國畫周刊 書法藝術 文博收藏 文旅美食 新教育 悅讀空間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人物 >

九旬老兵劉秉甲的八一情結

來源:文化藝術網-文化藝術報 作者:齊敏 時間:2020-07-31


  老兵劉秉甲和家人參觀陜西省軍區軍史館

  抗美援朝時期的珍貴物品

歷史的見證


  劉秉甲老人的手抄“毛選”

  再認真看看自己的作品



  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3周年前夕,文化藝術報記者隨參加過抗美援朝的退伍老兵劉秉甲,一同參觀了陜西省軍區軍史館,聽他講述捐贈的數十件物品背后的故事。“這是我抗美援朝時戴過的軍帽”“這是我用小楷抄寫的《毛澤東選集》”,老人的回憶,一下子把我們帶回那激情燃燒的年代。 
  劉秉甲出生于1931年,陜西臨潼人。1949年參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出生于窮苦家庭的劉秉甲,曾一度流浪討飯為生。他在部隊服役近15年,先后參加過解放蘭州、寧夏剿匪以及抗美援朝等多場戰斗。歷任班長、排長、助理員等職務。他本人曾多次被評為“五好軍官”,同時,他也是七級傷殘軍人。 
  因表彰受到毛主席的接見 
  1959年1月,劉秉甲被評為出席北京軍區社會主義建設積極分子大會的人選。1月30日吃晚飯時,主持大會的負責人高興地向大家宣布:“告訴大家一個特大好消息,明天上午毛主席和中央領導要接見大家并合影留念!”聽到這個消息后,劉秉甲激動得一夜未眠。 
  “31日一大早,負責大會的首長將大家集合在一起,排著整齊的隊伍向中南海進發。大約上午9點半,毛主席和中央領導劉少奇、鄧小平、宋慶齡、陳云、彭德懷等同志來到場地,毛主席走在最前面,身著一件銀灰色大衣,頭戴中山帽,邊走邊向大家揮手致意。 
  “毛主席從頭走到尾,每隔二十人左右就與前排同志握手,當毛主席走到我面前時,伸出右手要和我握手,我立即敬了一個軍禮,伸出雙手緊緊握住老人家又大又暖的手,當時我已熱淚盈眶,心跳不止。那一刻,使我終生難忘。 
  “最后,毛主席和中央首長回到事先安排好的座椅上和大家集體合影,那張照片今天仍掛在我家的客廳。” 
  一把“炒面”一把雪 
  最讓老人動容的,是他抗美援朝的經歷。“朝鮮的天氣很冷,剛做好的飯很快被凍成冰塊,咬都咬不動。這個時候胸前口袋里的一小袋炒面就顯得尤為珍貴。” 
  所謂炒面,其實就是炒熟的面粉,有時候還會加玉米粉和大豆粉,還有高粱粉,就這樣在一起炒熟。在當時的環境里,“炒面”一個是方便攜帶,再一個也不會變質,“炒面”就成了我們當年的野戰口糧。“當時的炒面是幾天發一次,吃的時候,一口炒面就一把雪,即使那么冷,也覺得好吃,有時候吃完舌頭已經被凍得失去了知覺。” 
  慰問信和禮物鼓舞將士 
  即使條件艱苦,但是來自祖國人民的慰問信和禮物,對于當時奮戰在異國他鄉的志愿軍將士是莫大的鼓舞。“1952年國慶節前夕,我們在前沿修筑炮陣地,指導員蘇宏斌同志從團部開會回來,手里拿著二十多封信件,順便從中抽出一封遞到我手中,并說道:‘這是祖國人民給志愿軍寫的慰問信,看后一定要寫回信。’接到信后,回到防空洞仔細觀看,原來是湖南省醴陵縣第一中學寄來的,拆開信封,信紙上寫道:‘最可愛的人——志愿軍叔叔:你們辛苦了,正由于你們在抗美援朝戰線上英勇奮戰,不怕犧牲,拋頭顱,灑熱血,冒著生命危險,打擊以美帝為首的侵略者的囂張氣焰,不僅支援了朝鮮人民,而且捍衛了世界和平和祖國的安全。我們之所以能安安寧寧、快快樂樂上學讀書,與你們在前線抗擊敵人分不開的。你們是祖國人民最可愛的人!我們一定要聽黨和毛主席的話,好好讀書,長大后像叔叔一樣,保衛祖國,建設祖國,當好接班人……’落款是:初一學生宋竹英。” 
  看完信后,劉秉甲按照慰問信的通訊地址寫了回信,鼓勵她好好學習,注意鍛煉身體,當好保衛祖國、建設祖國的接班人。就這樣,他們便時常有信件來往。“直到她高中畢業參加工作后,我們還保持聯系。1956年10月,我結婚后,還曾給她去了一封信,并將我和愛人的合影寄給她。她收到后特別高興,很快回信祝福我和愛人幸福美滿,身體健康,白頭偕老……并寄來她的近照,作為永久留念。” 
  據后來統計,抗美援朝戰爭爆發第一年,志愿軍官兵就收到國內送來的慰問袋77萬多個,收到各界慰問信數百萬封。除了慰問信,還有一些慰問禮物。“我當時收到禮物的時候特別高興。其中一個是針線包,我清楚地記得針線包是用白色粗布縫的,上面用彩線繡著‘凱旋而歸’四個字和一個五角星,落款是‘陜西省丹鳳縣一區百頃灣塬底村郝雙彥’,包內裝了幾根大小不同的鋼針和幾縷不同顏色的線。另一件是用白色粗布縫的慰問袋,內裝大約一市斤曬干的紅棗,袋子正面用彩色線繡著‘抗美援朝’四個大字,袋子背面繡著‘大荔縣四區六鄉鄭玉蓮’。我將大紅棗分給身邊的戰友們分享,袋子作為牙具袋一直帶在身上。現在把它們都捐給了軍史館,希望將這些故事傳承下去。” 
   落入漩渦被政委搭救 
  抗美援朝時期最難忘的,還是在突破臨津江的時候。臨津江位于漢城以北75公里處,是漢江的支流。當時我軍駐在朝鮮三八線附近,準備攻打守在臨津江南岸山頭的敵軍。中午時分,我軍搶渡臨津江,這時敵機在上空不斷狂轟濫炸、掃射,敵人的炮彈不斷落在水中。“就在渡江時我因不會游泳,不慎被滔滔江水沖入漩渦,下摸不到底,在水中上下掙扎,已喝了好幾口江水,心想,這下完了。當時我是政委陳天一同志的警衛員,政委發現我在水中掙扎,便游到我的身邊,狠狠地打了我兩個耳光,當時我已經有點昏迷,他便用手托著我的腋窩,就這樣將我扶上岸。” 
  第二天,我清醒后,好奇地問政委:“你救我時為什么要重重打我幾個耳光?”他笑著對我說:“你在水中快要淹死了,為了活命,抓住什么都不會放,如果不打暈你,你萬一抓住我不放,我不但救不了你,還會被你拖累。”說到這里,老人動情地說:幸虧被政委發現并得救,要不然當時可能就留在了臨津江。 
   用時七年半抄寫《毛澤東選集》 
  退休后的劉秉甲終于有了時間學習書法,憑著自己對書法的熱愛,52歲時他報了書法班。 
  老人很喜歡讀毛主席的著作,為了學得深、理解得透,2001年,當時已經71歲的劉老便用蠅頭小楷抄寫了130余萬字的《毛澤東選集》。為了在抄寫的時候不出差錯,老人每天起床后,先抄寫一些詩詞熱熱手,等到狀態最好的時侯才開始抄寫《毛澤東選集》。就這樣一堅持就是7年,蠅頭小楷是非常耗費眼神的,幾年下來老人眼睛老花得越來越嚴重,毛筆也寫禿了一大把,直到2007年春節前,《毛澤東選集》終于被抄寫完。 
  2009年6月,老人抄寫的《毛澤東選集》和《毛澤東詩詞一百二十首》書法作品,被陜西省軍區軍史館收藏。當時連同他的二等功紀念章、抗美援朝時期的軍帽、抗美援朝時期的背包等物品一同捐贈給了軍史館,他說:“希望這些東西可以給后輩們留下一些紀念。”2020年7月7日,劉秉甲老人再次來到陜西省軍區軍史館,參觀并看了自己捐贈的這些物品,每一件捐贈品背后都有他的故事。 
  文化藝術報全媒體記者 齊敏


編輯:龐阿倩

上一篇:趙季平:把音樂寫到老百姓心坎里
下一篇:沒有了
 
 
文化藝術報客戶端下載
 
視頻
 
特別推薦
 
圖片
 
網站簡介| 版權聲明| 我要投稿| 聯系我們| 招聘啟事| 陜西不良信息舉報|
主管主辦:陜西人民出版社 版權所有:文化藝術報 聯系:[email protected]
電話:029-89370002 法律顧問:陜西許小平律師事務所律師 徐曉云 劉昕雨
地址:西安市曲江新區登高路1388號陜西新華出版傳媒大廈A座7層
陜公網安備 61011302001015號
陜西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29-63907152
文化藝術網網上有害信息舉報 029-89370002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4
陜ICP備16011134號
Copyright 2012-2019 文化藝術網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国家体育彩票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