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61120190004
 
非遺文化 龍首文苑 國畫周刊 書法藝術 文博收藏 文旅美食 新教育 悅讀空間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訪談 >

秦嶺生態之美 需要人性之愛

——作家白忠德、工程師曹慶講述“秦嶺故事”
來源:文化藝術網-文化藝術報 作者:劉龍 魏韜 時間:2020-07-22

沒有愛,沒有呵護,就沒有理想的生態環境。生態之美的背后是人性之愛,一個人只有愛他人,才會愛萬物。 ——白忠德


我信奉不打擾就是保護,我信守研究生態系統不是為了改變大自然。  ——曹慶


巍巍秦嶺,綠水青山,既造就了生態美景,也是文藝創作的素材寶庫。文化藝術報“秦嶺會客廳”即日起,邀請秦嶺研究專家、學者、文學藝術家,為您解讀秦嶺。 

首期“秦嶺會客廳”邀請到著名作家白忠德和陜西佛坪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高級工程師曹慶,為讀者揭秘他們各自眼中的“秦嶺故事”。

主持人:不久前,習近平總書記來陜考察時強調,“秦嶺和合南北、澤被天下,是我國的中央水塔,是中華民族的祖脈和中華文化的重要象征。保護好秦嶺生態環境,對確保中華民族長盛不衰、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可持續發展具有十分重大而深遠的意義。”兩位老師如何理解習總書記的講話精神?我們應當如何切實做好守護秦嶺生態的衛士? 

曹慶:總書記的講話,對陜西各行業、各崗位都產生了極大影響,對保護秦嶺生態屬于綱領性指導性的指示,在林業系統的落實性尤其強。我常想,秦嶺更像一座政治山,護佑了中華民族的政治生態,護佑了中華民族長盛不衰。就我個人理解,保護秦嶺生態不是一人一舉足、一時半月一蹴而就,而是一群人長期的執著與堅守、關注與發揚。咱老陜人說:“吐口唾沫釘個釘!”每位赳赳老秦,每位“林家鋪子”人,理應切實守護秦嶺生態,并在此過程中做到生態保護第一。“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我作為基層的林業工作者,作為秦嶺腹地的生態綠軍戰士,將踐行習總書記“切實做守護秦嶺生態的衛士”的指示,保護祖脈生態,與同事、同行一道,切實擔當起“讓秦嶺的美景永駐、青山常在、綠水長流”的歷史責任。 

白忠德:秦嶺的地理意義在于,承運了華夏文明,隔開了南方北方、長江黃河,區別了自然、地理、氣候,騰躍出多樣的生態、生物、文化,被譽為中華民族的父親山,可與歐洲阿爾卑斯山、美洲落基山并肩。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是對秦嶺歷史、文化、文明、生態、自然、地理意義與價值的高度概括。我是寫秦嶺生態散文的,就做個守護秦嶺生態的“文化衛士”吧,繼續扎根秦嶺,努力創作出讀者滿意的秦嶺生態散文。如此既是貫徹落實習近平“兩山論”的生動實踐,更是宣傳秦嶺自然生態環境,提升秦嶺大熊貓和秦嶺生態文明建設關注度和社會影響力,也使更多的人能夠走近秦嶺,了解秦嶺生態及珍稀動物生存狀況,進而形成全民參與秦嶺生態保護的共識與行動。 

主持人:我注意到,白忠德老師和曹慶老師,兩位有著頗深的淵源:以佛坪為紐帶,一個是佛坪籍貫,一個是常年在這里工作;另外,白忠德老師的散文集《大熊貓我的秦嶺鄰居》,關注到秦嶺大熊貓,曹慶老師在《我在秦嶺之央》里,也關注到了大熊貓。為什么在寫作秦嶺相關內容時,兩位會不約而同將目光聚焦于大熊貓? 

曹慶:感謝您的慧眼。我是陜西佛坪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大熊貓國家公園佛坪管理分局)的一名高級工程師,也是一名業余的生態文學酷愛者。我與白老師不約而同地產生交集,是因生態文學,在秦嶺腹地佛坪結緣。因工作環境的原因,使我不由自主地思考秦嶺、大熊貓、生態、環境、福祉、民生等關系。我關注秦嶺、秦嶺大熊貓,是因為我是徹頭徹尾的林業基層人,是秦嶺第一處大熊貓保護區的工作人員。我在佛坪工作生活已整整30年,我把自己最美的年華留在了佛坪。大熊貓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關注,我幸運地成為守護野生大熊貓的一線工作人員,很早就被動地將目光投向秦嶺和大熊貓。隨著時間推移,我越來越主動、生動地觀察,帶著思考和研究,去觀察身邊的動人心弦的秦嶺故事。 

白忠德:中國的名山不少,大多是以風景名勝聞名,而具有生物多樣性的只有秦嶺與橫斷山脈,秦嶺是將兩者搭配得最好的。在我看來,秦嶺原本是中國的,因了大熊貓的存在,一下子成了世界的,是大熊貓把它馱進了七大洲四大洋。大熊貓是中國的國寶,是野生動物保護的旗艦物種,受到全世界人們的喜愛,成為和平友好的使者。世界自然基金會選其形象作為會徽與會旗圖案,視為世界范圍內一切珍稀野生動物保護的象征。它是動物世界的“國家元首”“聯合國秘書長”,為秦嶺在世界這本大書上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主持人:如果說,白老師是懷著對故鄉的眷戀,多次深入秦嶺進行田野調查,游走在佛坪山水間探秘秦嶺,曹老師則是長時間在秦嶺里扎根工作。比較之下,兩位的觀察視角是否有著各自不同的特點,各自眼中的秦嶺故事和秦嶺印象有哪些不同的地方? 

曹慶:我認為,白先生是具有“留住了鄉情、記住了鄉愁”的雅士情懷。我比不得白先生文學功底深厚,我首先是一名基層林業人、業務工作者,由于工作需要、記錄需要,后天鉆研了些許寫作技巧。我的寫作,側重物種故事的背后,側重挖掘物種智慧,側重記錄,側重紀實,試圖用林業基層、親歷者的優勢,直播式地轉述真實的發生,希望與讀者產生共鳴,一起探討背景故事和趨勢走向,希望為沒有條件蹲守在原生態最前沿的人展示“自然在說話”。 

白忠德:大體而言,曹老師的觀察視角與我殊途同歸,站在不同角度,審視了各自眼中別樣的秦嶺。我的生態散文特點代表了我的觀察視角:一是文學與科普聯姻,將秦嶺熊貓的靈性率真、綿里藏針、憨態可掬、打斗廝殺、溫柔體貼,如一幀幀流轉的畫面,再現不同生命的心靈鏡像;二是不再主打傳統的“知識科普”,展示秦嶺熊貓的原生態,凸顯創作者的“親歷性”與“現場感”;三是實現文學與生態貫通,語言干凈細膩,簡潔生動。

主持人:有人曾經這樣評價,“白忠德作品代表了陜西生態文學創作的發展方向,具有生態和人性的雙重觀照。”對于曹慶老師的散文,也有這樣的評價:“表達人類對動物的熱愛、對生命的尊重、與自然的和解,倡導人與自然、與動物和諧共生的理念與祈愿。”我的理解是,生態文學的主題似乎就是倡導“天人合一”的理念,在作品中,您兩位又是如何來認識和看待人與自然、人與生態之間的關系?

曹慶:我因陪白先生采風而認識他,已整整13年。是他鼓勵我將普通的工作記錄上升為文學創作。我力求立足從科學、科普的角度著筆。我屬于“開挖2米,深挖100米”。所謂人與自然的關系,我以為是人類生活質量、可持續發展的問題。自然界生態環境、地球生物圈,根本不在乎人類怎么折騰,自然界有的是時間恢復,雖然每次的恢復與原來的狀態不盡相同,自然生態系統大不了重來一次,但是,人類經不起重來一次,人類甚至經不起海平面升高數十公分。“天人合一”是一個非常美好的彼岸,也是一個鼓勵我們時刻努力、永不言棄的燈塔。努力的過程,一定是在探索人與自然生態系統的和諧相處之道。我信奉不打擾就是保護,我信守研究生態系統不是為了改變大自然。 

白忠德:曹老師最后這句話我很認同,與我的生態觀相吻合。人類和所有生物共同享有這個星球,曾經相依相存,共同面對大自然的殘酷和挑戰。然而,有一天人類的技能大大超出一切其他生物,占據了全部優勢。動物成了被支配、被掠奪的對象,它們的生存及命運就不再是自己的事情,更取決于我們人類的態度和行動。我經常深入秦嶺,遭遇過羚牛、黑熊、野豬這些兇猛的動物,往往有驚無險。我的經歷告訴我:動物,并不可怕,只要你熟悉它、尊重它、敬畏它,它就同你親近友好,做出犧牲,為你奉獻。 

主持人:白忠德老師的《大熊貓我的秦嶺鄰居》是文學與科普的成功“聯姻”,在書里翔實地介紹了秦嶺里的野生動物,但同時,不再看重傳統的“知識科普”,而是注重“親歷性”和“現場感”,具備可讀性與趣味性;曹慶老師的《我在秦嶺之央》同樣是一本集生態科普、自然和人文之美為一體的紀實散文,以人文精神和審美眼光俯瞰秦嶺。那么,回歸到文學的話題,在創作中兩位是怎么去平衡文學與科普的關系,使寫出來的文字既有用,又好看?在這方面是否有不同的觀點? 

曹慶:文學與科學的聯姻,一定具有重要的社會進步意義。一位優秀的文學家,不可能僅是在象牙之塔中鉆研格律的學究;一位優秀的科學家,往往也具備流暢的語言表達能力。在生態文學的殿堂里,作為全球生物多樣性熱點地區之一,秦嶺沒有缺席,因為有一群關注秦嶺自然生態系統的文化人;在探索人與自然關系的“實驗室”里,在混亂與困惑中,作為秦嶺生態環境的工作者,承載人類社會的精神想象,以文學的生態價值實現自然保護主義者的價值,佛坪沒有缺席,因為有一群身體力行的自然保護實踐者;作為以生態系統的整體利益為最高價值的文學形式,生態文學以生態整體主義為指導,思考自然與人類的關系,不把人類的利益作為價值判斷的終極尺度,文學與科學成功聯姻,沒有缺席。我對待生態保護、科普與生態文學的態度是:觀察而不改變,汲取物種的智慧,豐富仿生學的范疇。 

白忠德:科普作品,需要文學化表達。它不是待在辦公室,靠資料堆積、復制粘貼就能完成的,一定要有現場感和生命體驗。我曾多次深入秦嶺,以緊盯而非遠眺的眼光,采訪當地山民,追蹤動物足跡,尋找鮮活可感的素材和故事。與野生動物“親密接觸”,非常危險,也非常艱苦,我把這當成快樂的事。《大熊貓我的秦嶺鄰居》這本書沒有生硬說教,而是通過“我”、向導、朋友,甚至是熊貓的口講出來,并穿插在故事和游記中。也抒發情感,但沒有直接進行,而是通過敘述、描寫、議論等形式表現出來。這就增加了動物科普作品的文學性與可讀性,讓讀者能夠輕松愉悅地閱讀接受,實現動物科普文學的價值。 

主持人:關于秦嶺生態,白忠德老師曾有個頗有見地的總結:“沒有愛,沒有呵護,就沒有理想的生態環境。生態之美的背后是人性之愛,一個人只有愛他人,才會愛萬物。”在關于《我在秦嶺之央》的評論中,也有人指出,“曹慶的書寫,是因為心中有愛,有對這片土地的深愛,有對這份事業的熱愛,有對這里鳥獸草木的關愛。”在秦嶺生態保護方面,是否可以認為兩位老師英雄所見略同,保護秦嶺生態環境,需要人性之愛?在我看來,這份愛上應當加上敬畏之心,不知兩位老師是否同意? 

曹慶:創作來源于腳踏實地的體驗,來源于抵近觀察時迸發的靈感。當對這片土地充滿深愛時,便可理解敬業、面對、發生、離開都滿溢著愛的光輝,便會認為愛不是一件鼓勵存在的事件,雖然愛和美都是由一件件、一樁樁事件組成的。愛到極致時,對一切的發生便能坦然面對。當然,坦然面對不是放任,不是不受節制。保護秦嶺生態環境,需要人性之愛,還需要敬畏之心。雖說生態系統具備自我修復能力,但這個能力不是萬能的。敬畏之心,不僅僅是悲天憫人,還包括對人類責任的思考。不僅僅是接受一切發生的事,還應不斷地總結、反省。作家特別需要敬畏之心,通過文化的力量修正人性之愛。 

白忠德:我們在科普文學創作中,既要普及科學知識,又要倡導每個人的責任和擔當以及對自然萬物的愛。一個充滿悲憫、滿懷愛心的人對所有生靈都會愛惜。生態之美的背后是人性之愛,一個人只有愛他人,才會愛萬物。萬物生來平等,沒有高低貴賤之別。當下我們要做到的,是對所有物種一視同仁的悲憫與關懷。書寫的過程,就是對人與自然、人與動物、動物與自然關系的思考和懺悔過程,喚起讀者對動物的熱愛,對生命的敬畏,自覺成為人與自然和諧責任的承擔者、踐行者。 

文化藝術報全媒體記者 劉龍 魏韜


編輯:慕瑜

 
 
文化藝術報客戶端下載
 
視頻
 
特別推薦
 
圖片
 
網站簡介| 版權聲明| 我要投稿| 聯系我們| 招聘啟事| 陜西不良信息舉報|
主管主辦:陜西人民出版社 版權所有:文化藝術報 聯系:[email protected]
電話:029-89370002 法律顧問:陜西許小平律師事務所律師 徐曉云 劉昕雨
地址:西安市曲江新區登高路1388號陜西新華出版傳媒大廈A座7層
陜公網安備 61011302001015號
陜西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29-63907152
文化藝術網網上有害信息舉報 029-89370002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4
陜ICP備16011134號
Copyright 2012-2019 文化藝術網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国家体育彩票官方网站